切换到宽版
  • 1705阅读
  • 0回复

榨菜都去哪儿了?榨菜都去哪儿了?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张仁材
 

婚前约定财产协议

      4月21日晚间,涪陵榨菜(002507)发布2020年一季度报告,公司实现营收4.83亿元,同比下滑8.33%;实现净利润1.66亿元,同比增长6.67%;扣非后净利润为1.57亿元,同比增长2.27%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个财报一出,涪陵榨菜股价更是创了新高。4月23日盘中刷新了历史新高,一度涨到36.96元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利润靠“控费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实呢,在新冠肺炎的大背景下,一季度食品业上市公司普遍业绩都比较好,例如双塔食品第一季度预计同比增长50%--90%;金字火腿第一季预计同比增长41.16%--72.53%;三全食品第一季度预计同比增长520%-550%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样来看,涪陵榨菜的业绩就显得有些平平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营收下跌了,怎么利润反而增长了呢?有人肯定会说,那肯定涨价了呗,产品的毛利率更高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过去10年,涪陵榨菜一共提价10次,提升方式包括升规格提价、缩规格提价、提出厂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可是在疫情期间乱涨价群众不服、监管也不会不管呀,根据乌江天猫旗舰店比较畅销的产品历史价格来看,这段期间价格还算比较稳定,没有出现大的波动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改往日以“提量”、“提价”拉动业绩增长的策略,这次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源于营业成本和销费用下降。根据财报可知,今年一季度营业成本2.05亿元,同比下滑0.15亿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外,2020年一季度,涪陵榨菜销费用为7675万元,同比下降27.5%;在精细化管理模式下,涪陵榨菜管理费用为1083万元,同比下降27.2%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现金流增66倍、应收款增80倍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事实上,在连续三年的激进扩张导致了渠道存货积压的大背景下,涪陵榨菜的预收款从2018年起就出现了大幅下降,2018年和2019年三季度的降幅分别为34.67%和29.88%。这也反应了经销商拿货意愿不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为了降低渠道存货,涪陵榨菜从2019年起和经销商一起配合去库存,从而放缓出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此次疫情正好帮助了公司清库存。这样就比较好理解外面买不到榨菜了,是榨菜供不上。疫情期间开工率低,导致榨菜市场短期出现供不应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一个比较好现象是,这个现象已经出现了拐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财报显示,一季度末预收款2.7亿,同比大增173%;收到现金6.7亿,同比增长36%。这表明经销商又开始积极打款要订单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这次的一季报中,有两个科目是比较突出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因为公司长期采用的是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,以销定产,所以现金流常年比较充沛,因此账面是大把的现金、理财和预收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一季报就可以看出,收回到期银行理财产品增了2.6倍至14.4亿,理财收益也有718万之多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不巧的是,另外个异常指标也是他。涪陵榨菜一季度应收账款暴增了7962.28%,具体金额为3112.6万元,对此公司的解释是:“为提高产品销的渗透率和与竞争对手的竞争力,公司适度放宽部分客户信用额度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实际上,去年涪陵榨菜就开始对下游客户进行了赊销,在2019年半年报中也可以发现,涪陵榨菜应收账款却大幅增加500.77%至4721.73万元。当时,涪陵榨菜用了一样的回答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解释称,为进一步巩固资金渠道、抢占县级市场,公司在先款后货的传统上,给予了部分诚信较高的经销商一定授权,让其可在规定的额度与时间内先货后款,并会通过保证金、回款等政策确保应收账款在年底收回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虽然这些应收实际占整体营收的基数很低不到10%,但长期来看这或将成为一种趋势。这也侧面反应了涪陵榨菜以销定产这种强势的销方式正在改变,或许也是被这两年产品卖不动所出的无奈之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研发费用激增,多元化发展任重道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刚刚我们提到现金流良好的问题,像涪陵榨菜这样不缺钱的公司可以选择上市或不上市,但是一旦选择上市了,那么在资本的“挟持”下,以前你可以认为行情好多赚点,不好就少赚点的观念必须改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涪陵榨菜在前几年的业绩增长与其不断进行提价有关。而到了2020年,这个空间已经非常有限,已遇到价格天花板。这个从19年的年报就可以看出,涪陵榨菜提价造就的高增长又因提价而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提价这条路走不通了,那么后续的成长主要来自于哪里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如此情况下,涪陵榨菜也在寻找另外的增长点不断的尝试多元化的发展道路,例如开发新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季报中就提到了,公司研发费用增长412.32%,主要是报告期榨菜包装铝箔化和酱油产品开发项目投入增加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此,涪陵榨菜称是因为报告期增加榨菜自动化去筋设备研发项目、榨菜起池转运机样机研发、酱油产品开发等投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涪陵榨菜2019年19亿多的营收中,榨菜占到了17.12亿,占全年总营收的86.07%,而萝卜、泡菜和其他产品在全年营收中的占比则仅为5.55%、6.36%、1.46% ,多元化之路依然任重道远。(蓝鲸资本 金磊 jinlei@lanjinger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